日期:2015-04-02       編號:C1040314-2
抱病照顧家人的阿翎
面對家中接二連三的變故,阿翎真的覺得好疲累,所有的辛苦只能往自己肚裡吞,眼前只祈求家中陰霾早日散去,父親、阿嬤能恢復健康,全家人回到往日平靜的生活……
著外頭陽光普照,阿翎(本文為顧及當事人隱私全部採用化名)推著阿嬤到老屋前的空地透透氣,已80多歲的阿嬤身軀佝僂,整口牙齒幾乎掉光,其中一隻腳截肢,肚子旁還接有一條管線,無力地癱坐在輪椅上,「我有空就推妳出來曬太陽,不然整天躺在床上也不好…」,阿翎邊推輪椅邊說著,在溫暖的陽光下,似乎也掃去了祖孫倆臉上的憔悴及陰霾…

罹患絕症   隱忍不敢說  

35歲的阿翎已婚育有一子,多年前丈夫入監服刑,因此兩人投靠娘家生活,家中還有父親及年邁的阿嬤。阿翎的丈夫因吸毒感染到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連帶也傳染給枕邊人阿翎,阿翎這幾年只能靠藥物控制病情,但身體免疫失調造成病痛不斷,前胸、肚子皮膚也長紅疹,夜晚睡覺壓到紅疹還會痛醒,常常難以入眠只能靠吃止痛藥、安眠藥才能入睡,因為怕家人擔心,阿翎只能強忍痛楚不敢多說,平日身體狀況好時會接一些家庭代工回家做,一個月最多可賺2、3千元,多多少少貼補家中開銷。

阿翎的母親在她小時候便離家出走,之後父親曾有新的對象,但對方不願照顧失能的阿嬤,最後也離開他們家,這麼多年就父親一個人照顧一家老小。父親幼時左手掌曾因意外被機器壓斷四根手指,成年後因手部殘疾而謀職不易,便拜師學推拿,自行開設國術館,勉強能糊口;但近年來,同業競爭激烈,民眾也傾向往有健保給付的復健診所去治療,有時開店一天卻賺不到一千元,生意十分慘淡。

父親、阿嬤接連病倒   女兒一肩扛起照顧責任

料,去年3月,父親竟被診斷出罹患口腔癌第四期,一年多來已接受腫瘤切除、淋巴廓清除手術及放射線治療,術後父親消瘦一大圈,身體虛弱無法工作,因手術切除舌頭只剩三分之一,無法吞嚥只能吃流質的食物,治療期間更需補充營養品,「剛出院時每次回診(醫院)社工會送一罐安素(營養奶粉),但只有三個月,現在我們都要自己買,但家裡的狀況根本無法負擔…」阿翎無奈地說…

阿翎除了要照顧父親,家中還有年邁的阿嬤,阿嬤早年因糖尿病感染,右大腿以下早已截肢,左膝關節也曾手術開刀,雙腳不便無法行走,去年10月又因急性腎盂腎炎病、敗血症及腎結石併腎水腫,引發敗血性休克,所幸治療後病況穩定,一個月後出院。病後阿嬤身體更加虛弱,因長時間臥床,需要有人協助定時翻身、拍背,餵飯及換尿片,雖有申請政府居家服務,但一天時數僅2小時,故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阿翎在旁照顧,整天下來讓阿翎筋疲力竭,身體也快不堪負荷!

靠補助過活  無力負擔藥費車資

親病倒後,國術館已暫時歇業,一家人主要收入來源為政府補助,無奈去年阿翎因無力支付兒子補習費,曾拜託其他親友幫忙,未料對方將兒子報入扶養人口以節稅,卻讓阿翎今年度低收入戶資格重審時家戶所得超過標準(註),致使低收入戶身分遭撤銷,除了現金補助被停發,母子倆減免的健保費及學雜費用也都必須恢復繳納,得不償失!

目前一家四口靠著父親的身障津貼、阿嬤中低收入老人津貼及阿翎代工每月共1萬4,000元生活,已婚的姑姑(父親的妹妹)偶會貼補1、2千元阿嬤的生活費,但扣除房租6,500元後其實每月所剩無幾,家中三人又就醫頻繁,常不敷醫藥費及往返車費,阿翎只能向朋友籌借,「去年阿嬤住院去借了3萬元,但還不出本金,只能想辦法先還一點利息…」阿翎憂鬱地說著…

幾天前,阿翎突又接獲醫院通知,長期失業在外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妹,遭不名人士用鋁棒打傷,目前腦出血住院觀察中,「看她傷成這樣我心裡也很難過,不過家裡最近狀況太多,這筆(醫療)費用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面對家中接二連三的變故,阿翎真的覺得好疲累,所有的辛苦只能往自己肚裡吞,眼前只祈求家中陰霾早日散去,父親、阿嬤能恢復健康,全家人回到往日平靜的生活。
 
《註:依據社會救助法規定,低收入戶資格認定,其家庭計算人口除配偶、一親等直系血親及同戶或共同生活之其他直系血親,並包含認列綜合所得稅扶養親屬免稅額之納稅義務人;依據第5條第1項第4款明定,將認列綜合所得稅扶養親屬免稅額的納稅義務人納入家庭應計算人口範圍,以規範有扶養事實的個案,因此被報扶養的人口,其扶養人財產所得也會一併列入計算,因此會影響全家經濟所得。》
 
智邦公益館邀請網友一同伸出援手,幫忙阿翎及她的家人半年家庭生活扶助,希望透過社會大眾善與愛的力量,扶持艱困處境的弱勢家庭走出生命的難關!


每一則募款故事開放捐款時間以一個月(30天)為限,公益館將秉持專款專用原則,不論募集到的金額多寡,均會全額交付個案使用,請網友放心捐助。



303,530 元
227 筆
04/02-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