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03-06-10       編號:CA000001
和平醫院曹女士的故事
走過與SARS病毒搏命的驚險歷程,曹女士夫婦沒有任何恐懼,現在只有滿心感謝!他們說:「我們從國軍松山醫院走出去,我們要去鼓勵和SARS奮戰的人,並告訴大家,這個病不可怕,要相信醫師、護士,也要相信自己!」 <br><br> 掙脫SARS病毒糾纏是每個人所共同的願望,我們都得加緊腳步。 …

火車上的煞客—和平醫院曹女士的故事

被宣布成為SARS的感染源到出院,曹家在短短兩個月時間,歷經生命最苦的煎熬,恍恍如跨過陰陽兩界。

女士終於出院了!像經歷大戰後的殘兵,曹女士與SARS病毒搏命奮戰後,她的肺嚴重纖維化,肺功能出現「中等度限制性的通氣障礙」,這種永久性傷害造成氣體交換出現障礙,『氧氣瓶』把她從死神手裡救出來。

然曹女士往後的日子必須靠氧氣筒維生,連腳神經也出現了狀況,左腳只能抬高十公分,沒法上下樓梯。今後曹女士的身體不但要定期追蹤;往後日子會過得比別人更辛苦。但是內向的她並沒有任何的一句埋怨。對於外界形容她是「超級感染源」,她的心情也從『無法接受』的激動,到現在漠然接受命運的『看破了』。她說:「現在全台灣都知道『曹女士』,這個罪名就由我來頂好了,不要再掛在別人身上。」

年三月下旬,家住板橋市的曹女士,搭自強號到南下,不慎在旅途中感染SARS病毒。從四月九日發病後,曹女士、夫婿、大兒子,從新光、松醫、三總分隔三個地方各自和SARS搏鬥,親情的牽掛與思念,又急又切,彷彿自人間煉獄走一遭!

婿蕭先生是老實人,平常到建築工地做泥水打打零工,做一天算一天,勉強可以維持一家的生活開銷。SARS風暴之後,現役軍人的長子向部隊請長假休養,二兒子已經回到華夏工專恢復正常就學,最小的兒子目前失業待在家裡。蕭先生無奈地說:『如今全家都沒頭路,太太肺部嚴重纖維化,一想到妻子必須隨身帶著氧氣筒維生,他既心疼又煩惱,心疼妻子被病毒折磨,又煩惱出院後龐大的房貸、氧氣設備費用、兒子的學費、一家五口的生活費…』

次的火車旅途,竟然差點讓他們家破人亡,好不容易從鬼門關回魂,現實的生活費、學費、療養費和房貸…確像天塌一樣,洶湧而來的壓力頓時令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蕭先生強打起精神說:「我是一家之主,我要趕快找到工作」。

我們向蕭先生表示,我們明天會委託台灣抗議天使後援會去探望他們,同時把急難救助金轉交給他家,他操著台灣國語像我們要聯絡電話,他說:『以後我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謝謝!!』那種發自內心充滿感激的聲音,很難很難用文字表達出來...竟像能穿越時空,在我們的腦海裡迴盪迴盪...。

過與SARS病毒搏命的驚險歷程,曹女士夫婦沒有任何恐懼,現在只有滿心感謝!他們說:「我們從國軍松山醫院走出去,我們要去鼓勵和SARS奮戰的人,並告訴大家,這個病不可怕,要相信醫師、護士,也要相信自己!」掙脫SARS病毒糾纏是每個人所共同的願望,我們都得加緊腳步。

油!加油!




3,700 元
3 筆
06/1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