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低谷 重拾人生希望
體驗自己煮食

意外發生的夜晚

105年6月11日星期六的那個下午,因沒安排其他的活動,我一如往常地待在家中玩著手機,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是一位我不會主動聯繫的友人,在他的邀約之下,我們一同前往距離家裡不遠的卡拉OK唱歌小酌,順便聊些近況,直到返家時,我們依然持續相同問題,也只因為我一句關心的話,讓他認為我看不起他、數落他,在我以為話題結束時,轉身欲返家時遭受他從背後攻擊,那一瞬間我便沒了知覺,直到我在醫院醒來時才知道身體狀況。


退縮在家的時光

我在醫院加護病房及呼吸照護中心時,家人們雖然各自都有工作,但是依舊每天都會準時在門口等候探病時間,進門時一直給我加油打氣,這是我每天最期待的時間,雖然當時病況不穩,需要插管無法說話,我還是很開心,家人們也希望我能早點轉到普通病房之後返家,當我還在醫院時,家人在護士聊天時聽他們說:「桃園有一間脊髓損傷中心,很適合這樣狀況的人去做生活重建。」當時的我對這機構完全不認識,一開始家人跟我提到中心時我並沒有放心上,因為我根本不了解去那做什麼?能獲得到什麼?更何況當時的我還無法接受自己的狀況,當我能返家後,每天都躲在家裡,怕外出面對其他人的目光,就連每天坐復康巴士去醫院復健時,我依舊將自己包得緊緊的,口罩帽子更是出門的必需品,缺一不可,除了害怕陌生人的眼光以及過度關心詢問傷勢的志工,更怕遇到熟識的人,所以除非必要我絕對不會出出門。


生命的改變

這樣悶了快兩年時間,姐姐不希望我一直這樣躲著,又問了我要不要去桃園做生活重建,這時我也希望能做些改變,便自己鼓起勇氣打電話報名生活重建課程,一直到要來的前一天都還很緊張不敢面對,但後來一切的緊張與不安,在我到中心之後全部消失了,發現這裡的一切都很貼近我,這裡的師資都是傷友,讓我不會感覺有異樣的眼光;這段時間的訓練課程,除了能讓我重建自信與信心外,也讓我能重新面對人群、主動與陌生人攀談,並學會高活動輪椅的操作使用、自我上下床、廁所移位及個人衛生處理等,需要看護協助的事情越來越少了,也在中心的訓練協助下,我如願地考取了汽、機車駕照,外出遊玩對我來說,不再是那麼遙不可及、癡人說夢的事情了,在接受了中心的訓練之後,我也在想,有沒有甚麼是我能夠幫助其他傷友的地方,剛好生活重建訓練課程結束,中心開辦了同儕訓練班,在了解課程內容最主要就是能幫助到脊損傷友之後也報名這課程,也在課程結束接受中心的實習磨練,剛好銜接到108年度桃竹苗地區的訪視員,也很開心這職位真能幫助許多傷友,由我的身體功能做最好的分享,讓我不再認為自己甚麼都做不到也不再悲觀,而是迎向陽光讓自己再次享受這得來不易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