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盲視障獨居老人有依靠
高齡視障獨居老人生活中危機四伏
高齡視障獨居老人誰來照顧



聽天由命的視障獨居老人李爺爺
 
失明還有慢性病的李爺爺獨居多年,因無人照顧,經常三餐只吃土司及常服錯藥。膝下無子的他,在老伴走後,10 多年來只靠津貼過活,因為行動不便,幾乎足不出戶。日常沒有親人就近照顧,又不好意思常請鄰居幫忙,即使身體不舒服,也強忍沒去看醫生。
 
李爺爺有慢性病,需固定服藥,領完藥也無法按照醫師處方先分藥再服藥,因此經常吃錯藥。李爺爺的住處已許久沒打掃,堆積的雜物已壓迫到居住空間,李爺爺不僅無力處理家裡蟲害、食物被汙染和環境衛生等問題,甚至無法察覺環境安全出了問題。
 
定期訪視李爺爺,幫爺爺家裡大掃除,協助申請臨托服務員陪同爺爺就醫,安裝緊急救援系統。爺爺現在話變多了,除了細數他哪裡不舒服,還會談論收音機聽到的新聞或鄰居點點滴滴。好幾次我們還沒按門鈴,他便已經開門迎接,臉上掛著靦腆的微笑說「你們又來了喔!家裡都沒整理,歹勢歹勢!」

自我放棄,心也跟著封閉的王伯伯
 
全盲的王伯伯,失明前熱愛攝影、書法、閱讀與收藏藝術品,週末還去社區大學進修,生活非常充實。失明後生活中習以為常的小事,都變成了考驗。

家裡環境因無法打掃危及王伯伯的健康與安全,親人、朋友間的關係也日漸疏離。終日在家聽電視和收音機、睡覺,似乎失去了生活動力與對未來的盼望。

我們陪伴王伯伯,協助連結清潔打掃,讓還在適應失明後如何生活自理的王伯伯,在家裡行動安全一些。社工多次陪著王伯伯參加我們為視障長輩開辦的快樂學堂,希望重新建立人際互動幫助王伯伯找到生活的驅動力。原本一定要有人陪伴才敢下樓的王伯伯,現在可以自己叫復康巴士來快樂學堂。王伯伯結交了一起唱歌、分享生活點滴的朋友,還會彼此提醒要記得吃藥量血壓。


獨自照顧重度智能障礙兒子的八十歲全盲張奶奶
 
八十歲全盲的張奶奶,獨自帶著四十幾歲重度智能障礙的孩子,住在高架橋旁的小套房。婚後生下無肛症、合併智能障礙的孩子,離婚後張奶奶一個人承擔起撫養照顧的責任。 


坐不住的孩子入學沒幾個月,就被班上的一般生家長抗議,終止了小孩就學之路。沒有親人可以託付,孩子只能帶在身邊。靠著到客人家裡按摩,獨自撫養孩子,但工作時無法帶著孩子,讓她總是擔心孩子獨自在家的安全。孩子沒有口語能力,身體不舒服也不會說,只能靠著張奶奶發現異樣才帶去就醫。身心遭受的壓力與生活的困境,每天晚上張奶奶都期望夜永遠那麼長,日曆不要翻過頁。
 
張奶奶幾十年來靠著生命的韌性面對磨難,雖然重度智能障礙的孩子得到資源的照顧,但她本人卻變成社福邊緣人,直到我們找到她,張奶奶年邁無所依靠,絲毫沒有考慮自己,只心心念念放不下照顧孩子的責任。
 
 
讓高齡視障獨居老人能有依靠



視障獨居老人比起獨居老人,生理與心理遭遇更多的困境;視力受限,合併聽力或其他慢性病造成退化,健康和安全的風險增加。生病或發生緊急裝況時,無法得到即時的支援;外出不便影響社會參與,社區內老人單位對視覺障礙者的特質與照顧需求認識不足,老人據點的活動設計往往不適合視障老人,反而讓視障獨居老人感到退卻。種種因素,視障獨居老人的需求和困境在長照系統裡,未被看見而被邊緣化。
 
陪伴盲朋友變老
 
我們在服務視障獨居老人過程當中看見,長輩們雖然靠著自己的堅強與韌性度過中年的困境,但年邁之後無所依靠,甚至長久以來單打獨鬥而不知尋求資源幫助自己。然而現行的社福系統無法涵蓋視障獨居老人多方的需求,本會自籌經費獨創視障獨居老人關懷服務,陪伴、照顧視障獨居長輩在老年不同生命階段的需要,從中年的追蹤準備、老年的促進身心健康減緩老化,到高齡的扶助照顧。



「視障獨居老人關懷服務」認養計畫

定期定額捐款,得以穩定照顧視障獨居老人,陪伴視障獨居老人從中老年到高齡的每個時期,身體與心理照顧不中斷。「視障獨居老人關懷服務」提供包含健康促進、心理支持、家庭及人際關係、生活照顧等整合性的服務。
 
視障獨居老人身心照顧服務
每月500元,支持「視障獨居老人認養計畫」,定期訪視與關懷視障獨居老人,協助他們的生活起居、陪伴報讀及陪同就醫,舉辦多元支持方案,讓視障獨居老人身心受到照顧。


居家環境安全改善服務
每月200元,協助居家清潔打掃、除蟲害,壁紙剝落與天花板漏水等修繕,增添居家安全設施設備,以改善視障獨居老人的居住環境安全。


視障獨居老人共餐
每月200元,讓視障獨居老人不孤單,有同伴一起開心吃飯、聊天;不再將就吃一餐,且能營養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