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笨,他是我學生
撰文/李俞倩
0000-01-01 00:00:00

      「智障」,並不是個貶低語。對於在啟智學校任職十六年,長年近距離與這些孩子相處的陳伯妹老師來說,「智障」就只是它字面的意義──智能障礙,與視障、聽障、肢障一般,同屬於殘障的一種。

 

      陳伯妹老師原本在台北縣的海山高工教書,民國七十九年,有同事要報考台北市立啟智學校,邀她前往同考。從沒接觸過智能障礙的孩子,讓她很猶豫,但在同事的說服下,決定試試看。在當時又要教書又要帶小孩的情況下,其實沒什麼時間準備,有位同事買了本書,看中其中一個章節,就靠著讀過的那個章節,筆試題目不陌生,加上當年是啟智學校第二屆招考教師,名額頗多,幸運地考上了。

 

      在啟智學校任職的十六年,陳老師擔任了兩屆,共六年的導師,其餘時間則擔任專任老師。她說,當導師就如同學生在學校的媽媽,大小雜事都要處理,舉凡訂便當、服裝、上課秩序、言談禮貌、交友情形、甚至放學回家以後偶而也需要配合家長處理學生居家瑣事,除了知識技能的傳授之外,更著重品德行為的教導。專任老師則較著重知識技能的指導,當然常規也是需要要求的。要隨時與導師溝通討論學生的各種問題與狀況,以便了解學生的需要而隨時調整教學內容。

 

智障孩子差異大

 

      智能障礙有分很多類型,如腦性麻痺,或稱CP,有些患者其實智能不受影響或影響不大,只是四肢不受控制、口齒不清,但也有嚴重到無法言語行動,完全需要別人照顧,這類學生在一般學校容易跟不上進度,或是有些智能上的缺陷較嚴重,因此進入啟智學校就讀。

 

      另外較常見的智能障礙類型是唐氏症和自閉症。唐氏症的孩子暱稱「唐寶寶」,有明顯的外表特徵,如:四肢肥短、脖子粗、舌頭外露等等,個性彆扭固執。自閉症的孩子最難溝通,他無法紓發自己的情緒,需要強烈的刺激,所以常常會有自殘的舉動,有一些行為在外人眼中是無法理解的,例如搖晃身體或沒由來的長時間大哭。

 

      陳老師說,曾有個自閉症的女孩會不斷打自己的臉部,甚至曾打到顴骨有裂痕。另外則有個男生,相當高大,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體重一百三十公斤,不高興時會咬人,曾把同學的手臂咬得一大片紫黑色。這類學生情緒不穩,老師被學生攻擊的事件時有所聞,輕則自認倒楣,重則需住院觀察治療。有些學生逢人就吐口水,有些學生喜歡偷襲女老師胸部,有些學生只有一隻手可活動但卻常常用來打人,老師在教導照顧學生的同時,也要保護自身安全。

 

教他們獨立生活

 

      教學過程雖然辛苦,但陳老師說,只要看到學生有些微的進步就會令人雀躍不已。啟智學校的教學重點擺在實用性,針對每個學生日常生活或將來需要的技能給予指導訓練,以可以獨立生活為目標。

 

      例如對一般人來說很簡單的加減法,對這些孩子來說卻是很困難的事,要如何應用更是難上加難。陳老師表示,有些家長很得意自己的孩子會加減法,但卻只是很制式的計算能力,當孩子出去買東西時,買十五元與十元的東西,他不知道這時要加起來共是二十五元。「錢」這個東西,對智能障礙的孩子來說是非常抽象的,光是要教他們記住各種紙鈔和銅板所代表「價值」就要耗費相當大的時間與精力,但同樣的,當學生們逐漸認識並記得各式錢幣,老師的喜悅也更大,代表他們是可以被教導的,也代表他們獨立生活的能力又增進了一點。不過這種情形都需要經過無數次的教與學才有可能出現,而且要不斷的複習練習,以免忘了而前功盡棄。

 

貼心可愛的地方

 

      與學生的相處互動中,這些孩子其實也有貼心可愛的地方。陳老師表示擔任導師的班級中,都有相當靈光的孩子,他們只是輕度智障,表達與理解方面都相當清楚,行動也幾乎與常人一般。

 

      其中有個男生,叫王台安,相當乖巧聽話,也很聰明。陳老師說,台安每個早上都會買報紙看,她發現後,就問他可不可以借她看,之後每個早上,台安都會送報紙到她辦公桌上。班上的同學也都很聽台安的話,所以選他當班長,台安擔任班長後,她帶領班級輕鬆很多。因為台安的懂事,讓老師們都很喜歡他,畢業後經職員介紹到景文高中擔任工友,之後仍有時會打電話給她,聊聊近況。不過前幾年王台安因為感冒引起肺炎,沒有及時就醫而去世了,陳老師得知時非常震驚與難過,現在想到還是感到相當惋惜。

 

      其時啟智學校畢業的學生進入社會大都就是從事清潔人員或工友,若是能進入公家機關或學校,生活算是很有保障了,但還是較難進入其他行業。加上學生有些先天性的障礙,如果沒有遇到有愛心耐心,或對智障者有基本的認識與了解的工作夥伴或主管,就很難長久擁有工作,這也是進入社會最大的阻礙。所以在學校除了加強技能的訓練之外,與人相處的禮節、應對進退也是教學重點,服從、聽懂指令等等也很重要。

 

早期療育效果佳

 

      陳老師表示,其實如果智障者的家人可以接受而能早期接受療育,是最理想的方式。只是有些智障者的家人因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或沒有體認到早期療育的重要性,而錯失了關鍵期,實在非常可惜。但有些家人不只全盤接受還過度照顧,凡事都幫忙做,造成智障者太過依賴,不主動做事,或是不願意學習,無法接受挫折、糾正等等,這樣也不好。

 

      她記得有個腦性麻痺的學生,程度不是很嚴重,手腳都還能控制,父親是做生意的,從小他父親跟人談生意都會帶著他,付錢也一定會交由他的手拿給對方,所以培養出他不怕生的個性,對於錢也不陌生,甚至逐漸可以幫父親看店,或是出去買菜到自己煮飯做菜都沒問題。

 

      因此陳老師認為,家長應該要有觀念︰對於智障者是無法照顧他一輩子的,所以要盡可能得培養其獨立的能力,針對其能力學習生活自理進而謀生的技能,這才是長遠之計。

 

長久支持智障者

 

    現今社會對智能障礙者的關懷已經逐漸進步,比較能夠接納,但還是不夠普遍,而且往往只有三分鐘熱度。智能障礙障者需要的不是一時興起的鼓勵捐款陪伴而已,而是需要長久的支持,給予學習與犯錯的空間,隨時提供協助的工作環境等等。要對智能障礙障者多一些認知以便了解他們的表現模式或障礙程度等等,才能適時提供協助與關懷。

 

    在啟智學校十六年,陳老師說看著這些孩子,她學會了感恩與知足,對他們的家人而言這是一輩子的負擔,放不下的重擔。相對而言,自己何其幸運,子女健康,父母健在,這實在是值得感激的。

 

      「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這句話永遠適用於殘障同胞,但不同於其他的殘障者,智能障礙的孩子需要的不只是更好的環境與機會,更需要更多的包容與時間,陳老師希望社會大眾持續對這些孩子給予支持與關懷,只要給予足夠的空間與時間,他們一定會進步的。

收到個案的感謝信讓智邦公益館很欣慰,因為大家的愛心幫助個案度過了眼前最緊急的難關,字裡行間透露出說不出的感謝 ...
您付出的溫暖與關心,都為這些身陷低潮的朋友們,在黑暗中點亮了未來,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害怕 ...
網友的溫暖,個案都收到了,大家適時的援助幫他們度過了眼前的難關,相信未來雨過將會~天晴 ...
每一張小小的感謝信,都代表著個案的無限感恩,大家的愛心除了讓他們備感溫暖,也讓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