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勤勞和智慧點亮生活
撰文/羅至善
0000-01-01 00:00:00

翁兆文,臺北人,高職畢業後沒有繼續念大學,因爲家裏有生病的媽媽,除了爸爸微薄的薪水沒有別的經濟來源,於是兆文服了2年兵役後,就打算幫助父親賺錢養家。02年兆文考到了駕駛執照,經過培訓拿到了執業證。因爲新司機都需要挂靠合作社或車行(臺灣的計程車都是個體戶,掛靠合作社或車行的計程車,每月需繳納600元至1200元新臺幣的管理費,車行會提供一些代繳稅費的服務,合作社基本什麽都不管。)開滿5年後才可以申請個人執照,所以他掛靠新成立的臺灣大車隊,今年已經是他在臺灣大車隊當計程車司機的第三年了。


臺灣大車隊初體驗
臺灣共有計程車十幾萬輛,其中六成多在臺北市、臺北縣。“臺灣大車隊”不只在頂燈上有差別,他們的車更整潔,司機穿著標準制服,客人上車會客氣地打招呼:「請問您要到哪裡」、「想聽什麽廣播」。“臺灣大車隊”在同業中最先使用電子錢包,一種通過銀行結賬的記賬卡,最先配備全球衛星定位(GPS)系統,通過GPS,電話約車可以隨時通知離乘客最近的車輛,24小時的行車監控還能保證司機安全。


剛加入公司的兆文先是參加了一項司機禮儀培訓,這在臺灣的計程車行業裏是獨一無二的,他也感到很新鮮。培訓讓他收益不小,之後就正式開始工作了。開始上路的第一天,雖然臺北是個小城市,但難免對有些地名不太熟悉,遇到這樣的情況,兆文就向客人虛心的詢問到目的地應該怎麽走才好,客人們對這個彬彬有理的年輕人都很喜歡,沒有人會故意刁難。臺北市起價70元,起步公里數爲1.5公里,超過以後,每300公尺5元,每增加5台幣會跳一次,從晚11點至早6點要加價二成。第一天十幾個小時的車開下來,很辛苦,也很新鮮,數數錢,有兩千五百多,扣掉油錢等全部費用,實賺一千六左右,在臺北這個高銷費的城市,這不算個大的數目,但畢竟是他第一次靠自己的雙手賺來的,「我可以養活自己,還可以補貼家用了!」 兆文想到這裏,一天的疲倦煙消雲散,渾身充滿了力量。


之後的一個月,都還算順利,如果要說最大的困難是什麽,那就是瞌睡的問題了。


克服瞌睡蟲
爲了多賺點錢,兆文白天晚上都是一個人開,有時候一天開車十八個小時,最難熬的就是開到淩晨2點多時,瞌睡蟲就開始來折磨他。有一次,他睏得雙手突然滑開方向盤,差點撞到路邊的樹,他發覺自己累得不行了,把車停到路邊,鑽到後座想打幾分鐘盹,可能腦袋迷糊,只記得關引擎卻忘記關電源和燈了吧,等到兆文醒來已經過了2個小時,他心裏一焦急,想,這下可慘了,損失那麽多收入!趕緊發動車,車上一點電都沒有,肯定是電池沒電了。 他想通知總部,報話機也沒電,就連電動窗也開不了,叫拖車花費又貴,他只好在漆黑的路邊等有沒有同行的車經過借用電池充電,等了快一個小時終於等到一輛同公司的車,司機二話沒說,從後座拿出電線,真走運,居然他車上有電源線!把兩個車的電池連接上,車馬上又可以啓動了。兆文對司機非常感謝,從此以後,他隨身帶上百花油提神,再怎麽累,他也不敢在車上睡覺了。


客人的開心就是我的開心
做司機的日子一天天的過著,雖然受臺灣經濟不景氣的影響,生意不是很好,但兆文依然以友善的態度對待每一個客人,從服務好客人當中得到獲得極大的滿足。一次,他從桃園機場接到一個女客人,一上車那女客人就叫他放音樂,他立即打開愛樂電台,但客人立刻皺起眉頭說要換,之後換了英語抒情歌電台,她才興奮說:「對了,我就要聽這個!」一路音樂聽來,安安靜靜的,等到《第六感生死戀》的主題曲響起之後不久,兆文在不經意間聽到似乎有哭的聲音。他從反光鏡中看到,女客人正用手絹擦淚。等到下車之時,女客人輕聲說道,對不起,剛才失態了。兆文忙說,沒關係,如果想哭就哭出來。令他想不到的是,客人竟然真的重新回到車上,放聲大哭。兆文知道,客人一定是剛剛經歷一場痛苦,等她哭聲漸漸小了以後,輕聲的勸慰她,客人把壓抑心中的苦水全部倒了出來,原來是男朋友跟她分手,然後去了美國,她剛剛趕到機場去追,飛機已經起飛了。後來的故事就有點像小說裏描寫的了,女客人在兆文的安慰下漸漸平靜了心情,看到給計程車耽誤了二個多小時,忙拿出四百元當小費,兆文死活不肯接受,女客人越發覺得這個司機真是太好了,互相留了聯繫方式,現在這個女客人成了兆文的女朋友。兆文說到這裏,滿臉紅光,讓我看著都覺得真是幸福!緣份來時就是擋不住。


經一事長一智
因爲“臺灣大車隊”的名聲很好,不少女士夜晚乘車會選擇“臺灣大車隊”的計程車。有天晚上,兆文載到一個女乘客,她是半夜從夜店出來,在路上攔車的。半路聽到後面一陣打嗝聲,然後一陣刺鼻的味道傳來,兆文以爲客人在他車上喝酒,覺得怎麽這種酒的味道這麽怪,但是出於禮貌,他也不想冒昧回頭去看,畢竟乘客是女的,所以一路納悶。直到開到她家,收錢才看到她吐了自己一身,還把車位弄髒。這次兆文是第一次碰見有乘客喝醉酒在車上吐,只好自認倒楣,自己掏錢花了兩百多洗了車。但是後來,那股味道到第三天還沒完全散去,搞得後來的乘客坐車都很不舒服。禍不單行,在這件事後第二天,又載了一個乘客喝醉亂吐,不過還好,那時車正在等紅燈,客人立刻打開車門往外吐,還好只是把車弄髒了一點點。


 兩次教訓以後,兆文也得出一個經驗,以後不載喝醉的人。


“飛來”橫禍
「車子開的時間長了,也有失手的時候,」兆文說:「有一次,我的車從快車道向右轉,對面車道有一個小鬼騎著單車,像電視那種環法單車賽車手一樣的穿著,直線往前騎。我轉彎的時候根本沒看到他,等到轉了之後,坐在旁邊的客人喊了一聲‘有人!’,我本能地把車停下來,這時才看見一個人騎著單車衝上來,他騎得快倒無所謂,只是在我停下到他撞上我的車,足足有3,4秒時間,就這3,4秒時間他的頭一直都是往後看他的隊友,沒在看前方,等到他把頭轉過來,那時刹車已經來不及,一下撞上我的車,人飛起來,摔到我擋風玻璃上去,玻璃立刻全碎了,當時我就像在看好萊塢動作電影一樣,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撞上來。撞上後,我腦袋一片空白,撞到人了,可不是小事,還有,我的車玻璃都碎了,車壞了我的飯碗就砸了,我立刻下車,那小鬼自行站起來,看來還好,手只是劃破皮,他也說他沒事,不用去醫院檢查,不過他的單車被撞壞了,說如果不能修好的話,這輛鈦合金的單車價值2萬多台幣,我差點暈過去,2萬多,幾乎是我一個月的薪水啊,我每天開計程車,要不停地開上1個月,才能賺這麽多!真是晴天一個霹靂。」


不過真的是萬幸,這個車禍沒把人撞傷,他的單車也修好了,兆文出了修理的費用,跟人家道歉說盡了好話,又把車玻璃換了,總共花了一萬多元。這次意外,幸好沒出大事,花一萬多買個教訓,讓他以後會更小心。
 
在工作中享受生活
“臺灣大車隊”的車都安裝有GPS系統,兆文說,雖然司機自己要一次先支付3500元,每月還要再交幾百元的服務費,但還是很划算的,每天可以接約車的客人十個左右。但是在2004年4月,“臺灣大車隊”發生了財務危機,GPS處於癱瘓狀態,沒有了電話約車,收入減少了近一半。臺灣經濟低迷,本來乘車的人就減少,而很多失業者也加入到計程車行業,臺北計程車一年間猛增了一萬多輛,計程車出現了供過於求的情形,競爭更加激烈,跑空車是常有的事,他最多時在臺北轉了一個半小時,滿街都是人,但就沒人上車。沒有了GPS系統,“臺灣大車隊”爭奪客源的優勢失去了大半,同時油價還在不斷上漲,生意日見衰微,每天的收入比過去減少約1000元新臺幣。幸好不久,“臺灣大車隊”度過了財務危機後,生意又有所好轉。


到現在,兆文開車三年了,三年磨練了他積極健康的心態,他在辛苦的工作中已經學會忙裏偷閒的享受生活,在工作中加入娛樂了!比如客人要到陽明山,他就會順道賞個花、吃個野菜才下山,客人到烏來洗溫泉,他也會順道洗個溫泉,繞到市場旁,只要有車位,他就順道逛個街,買點小禮物送給女朋友,到家門口附近,累了就回家睡個午覺,每天笑口常開,覺得去哪裡都是賺到,心裏想的是:「有人付錢請我去玩喔。」


也許你會認爲他變得有經驗了,開車開得“不太認真”了,但事實上,由於他專業、人緣好,熟客不少,再加上他從不魯莽亂開,當選了優良司機,很多乘客常因為貼在他車玻璃上的“優”字搭他的車,所以他每月的收入,並不比最初自己每天辛辛苦苦開18小時少。


兆文的生活態度和工作哲學讓我突然想起,阿爾卑斯山當中有一條大道,兩旁風景很美,當地的人們在路上豎立起一個標語牌,寫道:「慢慢走,欣賞啊!」百餘年之後,這句話已經成爲經典,許多人在這車水馬龍的世界過活,不懂得停下來“偷得浮生半日閑”,休閒片刻,回頭望望自己的成就,讓自己身心放鬆,就如同在阿爾卑斯山當中開車急馳而過,無暇回首留連路邊美景,於是這華麗的世界就成了個了無生趣的囚籠。


只有懂得忙裡偷閒的人,才能體味生活真正給予我們每個人的樂趣。正如兆文最後告訴我的一句話:「生活就像一面鏡子,你對它笑,它就對你笑!」

收到個案的感謝信讓智邦公益館很欣慰,因為大家的愛心幫助個案度過了眼前最緊急的難關,字裡行間透露出說不出的感謝 ...
您付出的溫暖與關心,都為這些身陷低潮的朋友們,在黑暗中點亮了未來,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害怕 ...
網友的溫暖,個案都收到了,大家適時的援助幫他們度過了眼前的難關,相信未來雨過將會~天晴 ...
每一張小小的感謝信,都代表著個案的無限感恩,大家的愛心除了讓他們備感溫暖,也讓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