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青少年
撰文/翁紹桓
0000-01-01 00:00:00

      蔡易軒是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進到全人中學。那時全人才剛開辦,蔡易軒的母親在一場說明會之後,決定將自己的小孩送進全人就讀。多年以後,蔡易軒也曾追問當年為何會將自己送進全人?母親的回答卻僅僅是「那時就只是想要試試看」。

      每一個來到全人的原因都各不相同,有些人在體制內過得很好,但是想要有著更自主的學習環境;有些人是因為家長對於教育有著一份憧憬,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夠快樂成長,因此讓小孩來到全人;也有一些家長想要嘗試更多的機會,因此把小孩送到這裡來;但是來到這裡的,卻只有極少數的人是因為對於體制內的生活不適應才選擇體制外的學校。

不採打罵教育

      全人和體制內的學校最大的差別在於體制內的教育是採用打罵教育,全人在學校裡並不採用打罵教育,更不會怪妳成績為什麼不好。全人的教學內容也跟一般學校差很多,可以是更生活化更多元且不是為了考試而設,而是為了生活而學習。

      例如蔡易軒剛進到全人的時候有一堂必修是要學生去找週遭的植物,並查圖鑑然後畫出來。而這樣一堂認識植物的課在往後易軒去爬山時,在見到這些植物並喊出這些植物的名字,就會感到非常的有趣。

      學校裡所開的語言課程也非常的多樣化,並不是表示語言的種類多,而是依照實際運用層面來學習。就以日語來說,分成旅行日語、生活實用日語、商業日語、電玩日語等各式各樣的日語,每個人可以依照自己所想要學習的方面去選擇課程。

      全人每一個人都會有配一位諮商老師,這位諮商老師會來關切妳與學生溝通,雖然他並不會干預你的行為,不過他會儘可能的提供妳思考的方向。在這方面通常都會有人提及,學生的管教權,如果不能夠打罵那該如何是好?但是全人在這一方面就以古羅馬的九人元老院型式對於全校的事務進行裁決。通常是在自治會上接受檢舉,然後在擇期開庭審理,審理結果再於自治會上宣佈;宣佈結果之後,被告可以再上訴。而處罰的內容也會依照情節輕重有所不同。例如校長比別人多吃了一片西瓜被舉發,裁決的結果就是,打掃餐廳一個月。罰則從小至當眾道歉、雙方和解,以牙還牙到禁止上課都有。最嚴重的就是禁止上課。有人可能會覺得禁止上課哪是什麼處罰,而是讓學生能高興的到外面去玩。

不上課是處罰

      但是全人的學生因為多數都喜歡上學,不能上課是一種權利的剝奪,而且在禁止上課期間,必須回家。因此,在全人裡,不能上課就是最嚴重的處份了。當然管理的對象就不再只是學生,而是全校的所有師生都包括在其中。在學校的事務上是由全體師生共同決定,採取的是一人一票,一票一值的概念。並沒有誰就擁有特權,當然學生提出了議案,校方會有校方的立場,可以與學生去溝通,一旦是表決通過,仍必須去實行。當然實行的方式不限於是學校承攬,也可能是學生自行設立。例如在前幾年學校的合作社,就是由學生表決通過希望設立,然後由學生自行批貨、販售。但最後因為人力的調配及虧損,所以決定停辦。

      蔡易軒表示,一堆大學生怨嘆自己唸錯系,都和高中教育的價值和觀念有關,因為高中根本不是讓你思考你未來要作什麼,想學什麼。我覺得我們學校想做的,其實不是讓你有個快樂的童年,而是希望讓你思考你要成為怎樣的人,所以才叫做全人。

      全人是一個大學理念的縮影,也是一個微型社會的模型。在全人裡面,因為住校所以有更多的時間必須去面對週遭的人,而教育的方式,讓他們除了能夠快樂學習外,更能夠從學習中了解自己,找尋自己所要去追尋的方向。全人不是一個完人,因此,在其中也有許多的問題潛在著。但是,全人提供的是一個別的學校所沒有辦法提供的思考模式。

      一位全人畢業學生說:「在這樣特別的一所學校學習,得到的絕對不只是知識方面的啟發,在心靈的開拓及人格發展上,也藉由豐富的課程和人際關係的互動一點一滴的培養起來。」

全人中學網址http://holistic.so-buy.com/front/bin/home.phtml

收到個案的感謝信讓智邦公益館很欣慰,因為大家的愛心幫助個案度過了眼前最緊急的難關,字裡行間透露出說不出的感謝 ...
您付出的溫暖與關心,都為這些身陷低潮的朋友們,在黑暗中點亮了未來,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害怕 ...
網友的溫暖,個案都收到了,大家適時的援助幫他們度過了眼前的難關,相信未來雨過將會~天晴 ...
每一張小小的感謝信,都代表著個案的無限感恩,大家的愛心除了讓他們備感溫暖,也讓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