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戲囉
撰文/小宇
0000-01-01 00:00:00
  小時候媽媽總是騎著摩托車載我到廟口看歌仔戲,歌仔戲戲碼通常是演出忠孝節義,對自己的待人接物進退處世影響甚遠。二十九歲升格當媽媽之後,也帶著小蘿蔔頭看不同劇團的年度大戲。

 
 
 
 
  時代進步,物換星移,二十、三十年前看戲班演戲都是村里里長貼紅紙,用毛筆寫上「××歌劇團」廟口演出,記得一張座椅都還要五塊錢,要省錢者只好站著看到曲終人散。現在追求更高品質的視覺、聽覺享受、頂級座椅,加上劇團完美的演出,是深吸引我們母子當忠實觀眾的因素。

 
 
 
 
  小鑫八十八年出生,記憶裡在搖籃、繦媬、學走路、牙牙學語階段,有藝文訊息活動而且票價我可以接受的,就會一路風塵僕僕騎車帶著兒子觀賞。幼稚園小班看紙風車劇團「小明與阿牛」、中班「環遊世界」、小一「屋頂上的巫婆-生日快樂」、小二看「武松打虎」。當然還觀賞其它劇團「白雪公主」、日本飛行劇團「大野狼與七隻小羊」、「唐三藏」、果陀劇團演出等。起初是看到海報或收到藝文活動月刊時,先確定每個月的探視日期,下班後訂購劃位買票。現在他已經逐漸長大懂事,我們便一起去金石堂或誠品書店,告訴他票價後決定劃位。收銀小姐微笑著說:「妥善保管好唷。」他以喜悅期待的心盼望媽咪下次的探視趕快到來,問我幾號會再見面,接著用手指數算1.2.3….13,可愛的模樣對我說:「媽媽,我只要再等13天又可以看到您了耶。」聽在耳裡,心疼在心裡,可以理解想像分離之後,他的想念之情有多麼地深厚啊 !記得小一放暑假兩個月,他偷偷地打手機,說話的瞬間即聽的出淚水哽咽在喉嚨。他是藉其它理由來電,接通電話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媽媽,我好想您,嗚哇哇…..」。我沒勇氣回應「兒啊!媽媽的心也淌血」,淚水卻早以悄悄佈滿臉頰。

 
 
 
 
  感謝社服中心家服組周督導在溫馨的12月,贈送兩張台灣戲劇表演家-二00六年最感人的魔幻喜劇『郵差』。提前十分鐘進場找座位,結果發現號碼雖同一排,但一個在最右邊,另一個最左邊,兒子即說:「媽咪,我要和您坐一起,不要分開」,「那要不然您抱我好不好呢?」我試圖找別人換位子相連一起,但因不同排數被遭拒絕。接著說:「我們同心禱告上帝,如果開演尚有空位子,請預備適合的座位給我們母子,禱告奉主耶穌的名,阿們。」感謝主恩典,我們坐在前排觀賞。

 
 
 
 
  這是一齣大型舞台劇,是我們母子有始以來觀賞最長的演出,時間長達3.5小時之久,令人回味無窮。故事內容以人物本身的生命故事做為出發,從1945年開始,隨著年代的變遷、年齡的增長、呼應出每一年代的「台灣近代史」及「國際脈動」,不僅記錄了人物身旁人、事、物的成長,喚起觀眾們共同的成長經驗,更見證全世界一甲子的蛻變。

 
 
 
 
  透過劇中「郵差-林和平」角色,8、13、18、23、40、60歲的和平,每一時期的人物由不同的人詮釋,由人物本身的故事出發,結合周遭人事物的互動,發展一幕幕豐富的故事。

 
 
 
 
  其中最大的突破,是跨越劇場的限制,讓舞台上同一時間可以出現不同時期的和平,透過60歲的和平,用說書人的方式,帶領觀眾經過每一時期的成長,累積不同的情感經驗與思維反應。例如:8、13歲的自己就像是天使與惡魔般在身旁「內心交戰」,18歲在猶豫不決的當下。時空背景與情感記憶中,激起心中的漣漪,透過人生中喜怒哀樂,勾勒苦、辣、酸、甜,拾起親情、愛情、友情的真諦,傳遞全世界的愛。

 
 
 
 
  8歲立定志向當郵差,一日撿到未寫地址的兩封信,始終掛念到當兵、結婚還找不到兩人,直到退休前服務屆滿三十年,記者採訪他說些感言,面對麥克風問全國觀眾說:「有沒有人認識阿忠與阿芬?」。第二日一早,有個女人來到和平家中,說「她」就是阿芬,同一時間阿忠也來到了,一封信竟相隔四十年,久違重逢兩人從青春花樣年華到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相遇,這一幕為之動容,不禁令我眼框泛紅落淚,兒子說:「媽媽,您哭了耶,眼睛紅紅的,因為很感人,對不對?」,「嗯,真的很感動!」。兒子也豎起大拇哥說:「讚,真好看。」

 
 
 
 
  現場令人窩心的還有贈送明信片(已貼好郵票唷),讓大家除手機、e-mail、MSN外,透過信函交流,以手書寫真摯地傳達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想念。

 
 
 
 
  晚間到市立演藝廳觀賞「嬉遊舞鈴」,結合舞蹈、體操的藝術表演。團員精通扯鈴、音樂節奏、芭蕾、體操、所有技巧融合為一,表演者在舞台上,以跳躍飛舞的鈴、腳踏車、跳房子,以「玩」為概念進行,令人大開眼界,贏得如雷掌聲。結束後,我們與舞者合照,並得知團員學扯鈴約長達五年之久,適時地給兒子機會教育:「成功不是偶然,是經過無數次反覆地練習才能登上舞台。」人生過程面對任何挑戰或困難,都能鼓起勇氣再接再厲。

 
 
 
 
  觀賞舞台劇之前,我都用心、精心挑選適合親子同樂,是否充滿溫馨活力與歡笑,而且富有教育意義性質。舞者的對白、肢體動作、團隊合作、豐富表情姿態、小鑫常融入劇中、跟著劇情高潮迭起,時而會發出讚美、驚奇、笑聲連連。尤其每次親子劇場的演員都會和觀眾互動,拉近與觀眾之間距離。

 
 
 
 
  觀賞舞台劇演員的喜怒哀樂表情、編劇對白、光鮮亮麗的服裝造型、製作大型道具等,一點一滴在兒子心中萌芽,激發他邏輯思考、想像、創造力。十二月九日探視兒子時,他說:「媽咪,老師要我們聖誕節前表演服裝秀」,我說:「喔!」兒子接道:「我已經想好要扮演什麼角色,想向您借披風、三叉戢道具,扮演海神波塞頓。」事隔兩週,二十三日見面,他說:「老師覺得我的造型很酷唷!」臉上充滿笑容與自信心。對兒子用心耕耘,如今看見豐盈的收穫。

 
 
 
 
  戲劇最後是謝幕,由小角色先出來,依序到配角、主角,再集體一鞠躬致謝,若有人高呼「安可!安可」,歡樂氣氛嗨到最高點,就有機會再演出一小段滿足觀眾。曲終人散,天底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演藝廳、文化中心、禮堂……曾經有母子倆身影走過的足跡、聽過的歌曲、扣人心弦的劇情,如餘音繞樑,三日不絕而耳邊迴盪。我和兒子每隔兩週才能上演一齣戲,完全自編自導自演,盼望在人生舞台盡情揮灑賣力演出,希望能贏得觀眾的掌聲支持與鼓勵。
收到個案的感謝信讓智邦公益館很欣慰,因為大家的愛心幫助個案度過了眼前最緊急的難關,字裡行間透露出說不出的感謝 ...
您付出的溫暖與關心,都為這些身陷低潮的朋友們,在黑暗中點亮了未來,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害怕 ...
網友的溫暖,個案都收到了,大家適時的援助幫他們度過了眼前的難關,相信未來雨過將會~天晴 ...
每一張小小的感謝信,都代表著個案的無限感恩,大家的愛心除了讓他們備感溫暖,也讓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