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平地女子與高山部落的相遇
撰文/ 李忻窈
0000-01-01 00:00:00

一次感受到一千多公尺高的尖石鄉原住民部落,與我們的心是如此的貼近,一月七號這天,寒流來臨的前夕智邦公益館的同仁們載著滿車的棉被及白米,前往泰崗、錦路、養老三個部落發送,每份禮物都彌足珍貴,更是愛心的匯集,當物資送達時,不是只有溫暖及糊口的簡單,卻是關心與希望的迴向,帶回的感恩與熱忱,一路相伴,溫熱的心讓氣溫上升了好幾度。

新竹縣尖石鄉九彎十八拐的蜿蜒山路上,不時出現「迴頭彎」,我們像是洗衣機裡等待洗滌的衣物,一下子左三圈,一下子右三圈,上沖又下洗,搞得車上的眾人七暈八素的,唯有一個人仍一路精神抖擻的談笑風生,這裡不是她的家,但有家的親切,原住民不是和她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但「落土成弟兄」的使命讓她更願意關切,這個人就是今天負責帶領我們上山發送物資的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培力協會專案執行-陳韋齡。

齡是個土生土長的漢人,卻一頭栽進了原住民工作,讓我不禁好奇地問她,身為漢人,為什麼想要從事原住民工作?韋齡笑笑地說:「我只能說這一切都是緣分啊!」文化大學企管系畢業後,原本應該在私人企業工作的她,卻在因緣際會下投入原住民培力工作,而且一做就是五年!

高山部落的代課生活
大學時期參加社團,開啟了她與原住民的第一次接觸,接著,剛畢業沒多久,新竹縣尖石鄉的司馬庫斯實驗班正在徵求代課老師,韋齡的朋友有心想上山服務,但礙於在職身分,無法立即辭職上山工作,於是希望韋齡能夠代為先行上山代課,待朋友辦完離職手續後再交棒,「所以我是先上山去幫他卡位的啦!」韋齡笑著說。在與新光國小的校長進行簡單的面試後,韋齡在當天即獲得錄取,隔天隨即就開始了她在部落的代課生活。

因艾利風災而延續的緣分
課工作告一段落後,韋齡回到南部家鄉休了一段長假,心想之後該是要找份上班族的工作吧,不料,此時,卻發生了艾利風災,風強雨驟重創了新竹縣五峰、尖石鄉等地,從新聞報導中看到原本是風光明媚的人間仙境,如今卻因風雨的摧殘而變得滿目瘡痍,坐在電視機前的韋齡十分地焦急,擔心部落中孩子們的安危,因此當得知艾利風災物資中心急需人手幫忙時,她二話不說馬上收拾行李,前往災區協助物資的收集與發放。

災過後,有鑑於部落的孩子們因為教室崩塌及道路毀損而無法回到學校上課,於是成立竹東課業輔導中心來幫部落的孩子們上課,接著在2005年更進一步成立台灣原住民部落培力協會,致力於建立部落會議的共識遠景,培力精緻的部落服務團隊,以及強化傳遞部落新資訊等。

過一個多小時的顛駊,我們終於到達第一個目的地:泰崗基督長老教會,抵達的時候正巧在教會裡上課的小朋友們在外面玩耍,小朋友看到我們,全都好奇的靠了過來,把我們團團圍住,一個個張大眼睛搶著問我們說:「你們是醫生嗎?」、「你們有讀書嗎?」、「你們不是醫生,那你們是誰阿?」,正當大夥忙著回答小朋友們的問題時,有個小朋友站在我腳邊,輕輕的拉著我的衣角說:「可以抱抱我嗎?」,我本能的回說:「蛤?」,於是,她又再說了一次:「抱我!」,這次,我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其他的小朋友見狀也搶著說:「我也要,抱我!抱我!」,一時間大夥都忙著給這些小朋友抱抱。

手心向上是「受」,手心向下是「施」
天中午我們留在教會裡跟小朋友一起用餐,看著韋齡熟門熟路的與老師們閒聊近況。趁著用餐的空檔,我問韋齡說:「這些小朋友是孤兒嗎?感覺他們很需要愛,一直希望我們抱抱他們」,韋齡說:「這些孩子不是孤兒,但大多是家庭機能不彰的孩子,所以他們很需要愛和安全感。一般人都以為只要捐錢,捐設備就可以幫助這些孩子們,但是其實他們真正需要的是陪伴」,偏遠地區原民孩童的教育資源十分貧乏,部落的孩子們為了求學,在小小年紀就須離家寄宿在學校,導致孩子們缺乏家庭的溫暖及安全感,所以適時的陪伴對孩子們來說十分的重要,韋齡接著說:「同時我們也希望培養原住民自給的能力,我們希望原住民不僅僅是手心向上接受他人的捐助,也希望有朝一日,他們能夠自食其力,進而手心向下回過頭來去幫助別人。」
             

餐完畢稍作休息後,我們隨即展開發送物資的工作,因為擔心找尋地址會花費太多時間,韋齡特地商請教會的老師幫我們帶路,每到一戶人家韋齡總能跟他們像是好友般的聊上幾句,對每戶人家的家庭狀況也都如數家珍:「這個奶奶的兒子媳婦都去世了,奶奶一個人得撫養兩個孫子」、「這個媽媽跟我同年,但是卻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這家的小朋友很皮,大人都快管不住了」,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在雲霧繚繞的山間轉來彎去,終於把所有的物資都發送完畢了!

為何堅持?因為看到了部落的需要
過這趟上山,著實發現從事原住民工作除了要有毅力外,  還需要超人的體力和平衡感,才能車行於蜿蜒山路而不暈車,
腳走萬里路而不喊累。韋齡說今天的行程只能算是進階版,超級版的行程是坐了一兩個小時的車上山後,吃個泡麵果腹,馬上接著開一兩個小時的會,開完會再徒步走上七、八公里的山路,然後再開車下山!

驚訝的問她:「這麼辛苦妳怎麼受得了?」,「還好啦!習慣就好啦!」她笑著說。雖然如此,我還是不禁問韋齡:「擁有企管學歷,想要找個上班族的工作應該不是難事,但為何會甘於時常往返山路、忍受風吹日曬穿梭部落之間的生活?」,「因為我看到了部落的需要,希望能夠盡一己之力幫助他們站起來!」韋齡帶著堅毅的眼神說。

而,原住民部落受限於各系統、派系意見不同,無法團結,常讓許多培力計畫受阻,而孩子們的許多問題,也常讓韋齡感到十分受挫,「所以做這個工作需要心臟很強,抗壓性也得很強。但是再怎麼辛苦,看到孩子們因為這些計畫受惠而變得更好,部落的居民也慢慢的動起來,大家一起著手改造部落,那樣的成就感遠大於挫折感!所以不知不覺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做了下來。」韋齡說,問她有沒有想過要做到什麼時候,她想了一下說「不知道耶!還是要看緣分吧!」說著說著,又笑了出來。

個因緣分而開始的相遇,沒有刻意計畫的未來,或許幾年之後,緣分盡了,韋齡會回到平地乖乖當個上班族,也或許這個緣份會一直持續下去也說不定,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這之前,這個平地女子仍會秉持她一貫的堅強與毅力,繼續為原住民的未來而來回奔走。

果您認同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培力協會的理念,也希望能夠盡一己之力幫助原住民朋友,您可與韋齡連絡或是直接捐款到以下帳戶,讓協會有足夠的經費幫助更多的部落朋友們。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培力協會
竹東地址:31053新竹縣竹東鎮自強路23號2樓
電話:0932870008
E-mail:abedu.service@msa.hinet.net
郵政劃撥帳號:19911278
戶名: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培力協會
匯款銀行:彰化銀行(009)永春分行
帳號:5338-01-00054-000

收到個案的感謝信讓智邦公益館很欣慰,因為大家的愛心幫助個案度過了眼前最緊急的難關,字裡行間透露出說不出的感謝 ...
您付出的溫暖與關心,都為這些身陷低潮的朋友們,在黑暗中點亮了未來,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害怕 ...
網友的溫暖,個案都收到了,大家適時的援助幫他們度過了眼前的難關,相信未來雨過將會~天晴 ...
每一張小小的感謝信,都代表著個案的無限感恩,大家的愛心除了讓他們備感溫暖,也讓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